发布于 2022-01-19  493 次阅读


公共交通是城市的消化器 
随着沉睡的城市一齐苏醒 
即便是堵塞在上车的门口 
当车蹒跚到中转的枢纽站 
宛如排出酝酿一夜的宿便 
泻下了无数步履匆匆身影 
从上车门到下车门 
睡眼惺忪的人随人流涌动 
帮助排空了消化器 

地铁则是新时代的运奴船 
蜿蜒的管道是城市的航运
曾经 黑奴被铁链栓缚住
如今 社畜被金属杆锚定 
不 并非如此
黑奴弯折身体,为的是舔舐空气 
社畜佝偻身形,只为看清荧光屏 
捧在手上的荧屏
表演着夸张故事 
那才是在更为拥挤的、新时代的运奴船上 
锚定他们的锁链 

他们是这个城市的血细胞
他们是这个时代的工人蜂 
他们是运奴船上的好员工
新旧更替、新陈代谢 
下一班公交到来 
下一趟地铁驶达 
你睁开眼,面无表情挤了上去